吉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吉星小說 > 都市 > 紛擾如迷霧,逍遙且徐行 > 第7章 讓仙也羨慕的那些人(二)

-

老先生看著席下孩子們又是歎了口氣:“以我的能耐也隻能教你們三年,往後你們也要升到大班了,每個人啊或許都開始對這世界反思了,到那時我也冇自信可以幫到你們...

...”

“至於這王很多東西也是我聽師長所說,在這三年我也隻是能讓自己教書的錯誤少一些,不敢誤人子弟,教你們的是方,往後若遇良師纔可教你們那圓,那需要很多東西經曆,如今小班自是要你們過的更快樂些。”

孩子們懵懵懂懂的,不是很清楚老先生什麼意思,這時樣子還是忍不住坐直了身子嘴角露著笑,認真傾聽著這些冇聽過的故事一樣的東西。

隻是想到隻能一起呆三年還是很傷心的,可是再想到自己現在也就四五歲,三年就又好像一輩子那麼長一樣,又有些開心了。

至於老師所說的方圓那又是什麼倒是一點都不關心,於是搖著頭:“先生說的都對。”

這讓老先生和青年倒是有些想笑了,老先生道:“我現在在說自己會出錯,你們說我對,搞得我是對是錯都分不清,真是老嘍老嘍。”哈哈撫須笑著。

一向頑皮孩子此時確是正經的坐著,因為夫子講過在彆人認真講話談東西的時候要認真傾聽一下,這是禮。先生這時候形態不拘,孩子們卻還是感受到了先生的認真。

先生曾言禮這時候不懂也沒關係更不用太過在意這些,畢竟孩子天性比禮更重要,隻是要孩子們知道,禮本是處於人與人溝通一種橋梁,豈可限製孩子們天性,就好若夫子所唱:

青泥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

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人若如魚,禮應是水,孩子們這時自然的肅穆真如那水到渠成,天性自然,不被其所累,一個個小臉煞是可愛真是小大人模樣。

泥球也回想著,那蓮葉或許是夫子所言鎮吧,那水或許也是一種顧吧,而那果藏於淤泥亦有可能藏於腥臭之地,而其身黃白,總是非一,看到夫子言儘於此不願多講,泥球抬手,夫子點頭示意傾聽。

泥球托著下巴,沉思著良久昂著臉問了句:“王會讓所有人開心嗎,會讓有的小孩不被欺負嗎?讓所有人能像吃飽了飯一樣幸福嗎?”

老先生看到泥球認真的樣子,有些寬慰卻更多了些彆的神情,好似擔憂,隻道:“王是做不到的,這世上曾有過王,但讓大家過的更好是肯定的,即便曾經真實存在,王也如那鏡中花水中月,凡人修者可知而不可得......”

“鎮若是廣,顧便是深,而王可奪時,會使人從迷茫歲月穩步而行,不損其身心而出,給眾人思智、身心兩年之機,每個人都有遺憾,亦能於無形消弭人之憾,奪其時予其機,於萬物有助便是王,這已算是人之極,成則得神引,至於王之上我確實連概念都冇有了...

...”

“但有王者言其上還有一層,那人曾以凡人之身得神引。而如今王者已難尋,餘下最多隻算智者與慧者,這已是鏡中花水中月。”

夫子感歎看著泥球:“而你所問是在烏托邦的基礎上的,那要以王為基石,未知為途,一路風雨相伴,曆心劫,遭人妒,惹人嫌,代人受天下之苦,亦會有那心花怒放、撫掌大笑,先天下之憂而憂,一生大起大落,劫數永無輪迴,或許一生所求皆為塵土,乃至被人唾棄萬年......”

“這便是那位王者所說於其上最基礎需要的東西了,多的那位王者一生尋覓也無緣得見,遺憾而終。”

老先生說著摸著泥球腦袋,手很輕:“今日所言人成神的多,或許神想做人的也有,隻是人好知,神難測,或許有神來此,那他到此也隻是人了。若是想走王之路或許神佛難渡。”

老先生說著在泥球身旁寫下一首詩,生怕給其餘孩子帶來困惑迷茫,那理想與現實的詩:

大笑出門去,江湖天地寬。

耐貧為客易,生計靠詩難。

寫完後對眾孩童言道:“三年之重,可若鴻毛可若泰山,凡者若是當不得讀書人,為師也要為你埋下一技傍身之芽...

...”

“凡俗修者修人一般不過二十載,以此應對往後無儘修仙路,或是明善,或是明惡,或是拋棄所有,但這二十年卻是往後漫長餘生少有的人行路,先做人方能做一個更好的仙。”

泥球聽到後麵聲音好似越來越輕,感受到老先生的手從頭上撤了回去,最後說話聲音也越來越小而停。

青年看著老先生好似想到曾經場景,有些人隻有這三尺地也是讓人佩服的。

臨近下課,送彆青年後,老先生單獨留了小泥球,在屋內一起坐著一起吃著果子。

思慮良久終究有些深沉的開口道:“小泥球,現在你所見所知還在你自己的方圓之內,我知道你那麼說不止是那麼想的,還是想那麼做的,你本性不壞有靈性可謂善,可方圓不在自家內,善而無度恐成殤,殤而無持可謂悲。”

老先生斟酌著,手不時敲打桌子好似思考。

泥球靜靜聆聽不敢打擾。

“鎮,顧,王,此三者超出一般良莠方圓乃謂之曰通,鎮者是人總會對此生出敬畏,顧者王者如星辰閃耀照亮前路,又如泥沙成梯供人踩踏前行,一者憂思鞠躬儘瘁使人適,使物明;一者奪時使人少憾少咎,使物和......”

“所以修真界有言,鎮不可詆、顧不可欺、王不可辱,後兩者於凡人之中受仙人或者說受人或他族敬佩......”

“有些東西是超越善惡的,或者說不論善惡都能於此受益的,但見鎮者不可於此自卑,那於鎮心不齊,護衛家國的不會希望你把他當大爺供起來,他想保護的是和自己一樣的人;善惡人而定界序不明,有些人總會往未知砥礪前行,物與人皆於此受益,與人而言顧是如此,王是如此,不管他們有些失敗有些成功,都是大寫的人......”

“隻是有些東西又哪裡是那麼容易分得清的,很多東西知道是知道,更是難做到的,我所言是不全對的,更是殘缺的,良善也總是讓人心暖的......”

“為師希望你能走鎮途,後兩者可以瞭解一些,等真的有了能耐時間可以兼修瞭解一些,你於此是有些天賦的;我見過有人執迷於王而不可得,那個人幫助的灰黑之間的人於個體而言甚至比好人多,但是一個國土內所有人的幸福都是真的,大家都是為此受益的。”

“大部分人都是難以在善惡人歸類,生活是更加現實的東西,他曾想讓人有序走在善途又不落後於人,可社會終究是是曲折發展的,後來發生了些變故,那個人還冇走到王途就瘋了。”

“你是有修者資質的,如今讓你所練也是要給你打下基礎的,誌文所教六字訣鍛你五臟,風箏等讓你開目益肝,五行屬木主生髮於你們是有益的,他所用符籙更是可以幫你們調整神韻,於一般孩童長久可得益壽健身,於你可奠更堅實根基......”

“超出善惡的東西要用超出善惡的東西對待,他日你若為修者不可自傲,更不可自墮。“

老先生重重道:“一者對不起你前生所學,一者惹相識悲憐;這是你強求可能遇到的情況,後麵你會知道這些看起來很好的東西或許也是很難做到的,事情有時候遠比這複雜,為師也是自私的,希望你能做個單純修道者活得更加瀟灑些。”

老先生今天講了很多話,好似怕自己弟子走上之前所見之人那般道路一般,還想在說些什麼,最後隻得搖頭道了句:“我所知也有限,所學也不一定是對的,我老了不在如你一般天真,更不是意氣風發少兒郎,你還年輕,是要去闖蕩一下的,隻是希望你少走些彎路,往後若是遇到什麼事情不懂也要記得回來找老師請教。老師更希望你無厘頭一些也是好的,這樣終究會快樂些。”

泥球知道老師這麼擔心是有道理的,他也是那麼想的,夢裡也曾夢到過,好似早已有更深的東西是自己追求一般,更是自己想要去做的,之前詢問和老先生詢問之中多少有些事情讓老先生有了判斷。

今日老先生說的多了些,泥球也不知道聽進去多少,隻得說會朝快樂的地方看的,也答應好好會好好練習動作,鍛鍊目力,也會去鐵匠那觀察,讓老先生終究有些放心了。

泥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當那修者,更不知道能不能成為仙人,但是老先生也一定是讓自己敬佩的,以後也要儘量快樂些,實在不行無厘頭也是可以的啊,雖然好像還不是很清楚什麼是無厘頭,是讓人搖頭呢,還是讓人哈哈大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